透明的凌榕

泥嚎!这里凌榕!喜欢v家,aph,盗笔,htf,宝石之国,Sally Face,恶狼游戏,刀男,阴阳师,当然还有其他喜欢的x偶尔也入一些新坑,是一只正在努力的渣渣_(:з」∠)_并不高冷也不大佬,愿意的话可以来找我玩哦qwq

Flippy的日记 3

感觉自己鸽太久了xxx其实day5day6写完很久了,但是有旁友说没有剧情,担心要改,也怕以后写不下去,就拖到现在了x决定以后我还是多肝加快进度吧x虽然没多少人看但是要对看的小伙伴道个歉啦x好不容易做完了作业,会赶在开学之前写完day7,然后可能又会进入长弧阶段x抱歉orz
day5有女子组,重点写了瓜羊,小黄瓜是真的不好写啊不知道性格到底怎么写,可能私设有很多x
day6开头过了一点女子组,后面是间谍组x尽力不ooc,我超喜欢这对冷cp!The Rat的服饰描写有朋友帮助x
好了我不废话了,注意避雷!祝愉快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day 5
按照昨天的计划,先去公园里转转
走在路上的时候,有个姑娘从后面急匆匆地跑过来,冒冒失失的,还撞了我一下,不得不说吓了我一跳
“啊……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”红色头发的女孩子慌忙地道歉——我记得昨天在地图上看到过她,是叫Flaky来着……我一开始以为她头发上星星点点的雪白碎屑是某种装饰发卡之类的,后来发现只是头皮屑而已……
“抱歉……大概因为是刺的缘故……怎么洗都没有用呢……”她原话是这样说的
“您是新来的那位吗……?您……您好……”她怯生生地打了个招呼,“实在抱歉……我要赶去Lammy小姐的茶会……再晚就来不及了……那……我先走了……?今天真是抱歉……”
她微微鞠了个躬,慌张地向公园的方向跑去了
如果说朋友的茶会,因为不能按时赴约而紧张的话……而且明明又“不会死亡”……那么她脸上一直暴露在外的担忧和畏惧,到底是对什么而产生的呢……
“啊对了……”我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些奇怪的事情,“她刚刚往公园跑了……听说是Lammy在那里开了茶会……正好我也要去公园……就顺便去看看吧……顺便也见一下Lammy小姐好了……”这么想着,我停滞的步伐就又向公园迈进了
……找到了……Lammy的茶会……
真会挑选位置啊……是一个鸟语花香的小空地,又在一条小路的旁边,时常有人来往,热闹却又不喧嚣……不过是约好的茶会的话,女孩子们不是喜欢选择更加隐秘无人打扰的地方,窃窃私语小镇上的秘闻趣事吗……?
嘛,不过我也不是女孩子,也许她们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喜欢热闹一些?
这么想着,我一抬头,发现Giggles和Petunia正在朝我招手,之前慌慌张张的Flaky已经就座了,和她们俩一起冲我羞涩地笑了笑,打了个招呼
“哎,你好,是新来的那位对吧!我是Lammy哦!很高兴认识你!”一个女孩从我旁边走过。她的头发是渐变的紫色,末梢微卷着,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,看起来比另外三个女生要成熟一些。她头上戴着羊毛的白色小毡帽,穿的也是羊毛的白毛衣,像天边的一朵云似的不声不响地飘过
“啦啦!恭喜你发现了我的茶会!”她笑得很灿烂,看得出来是发自肺腑的快乐,“我就说啦!在路边开茶会肯定会引来更多人加入的!那么你也一起来玩吧!”
“……呃……?……我……?还……还是算了吧……你们都是女生……我一个男生加入你们女生的……秘密谈话……也不太好……”
“没事的啦,一起来玩嘛!”Lammy很好客的样子,一直在劝我加入,另外三个女孩子也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……可是我……总觉得不太合适呢……
到底是哪里不合适呢……已经让我有了非常不好的感觉……
“我我我还有事……可能还要拜访别人……先……先走了……抱歉……”我竭尽全力推托着……大概……我是在害怕着什么……
是什么呢……
“啊……那……那好吧……那么下次再见咯!”我可以看得出来Lammy的失望是绝对真实的,并且目的也是友善的——她真的是个很乐意与别人交朋友的人,不然她也不会把茶会开在路边了……虽然因为拒绝了她……和其他三位女生而感到抱歉……但是心中一直有个声音在说……
【……快走……】
于是我就这么仓皇地……逃跑了……
是的,就是逃跑……我……分明是在躲避……
……躲避什么呢……
Giggles和Petunia也算是熟络了,她们都是很热心善良的人,绝对不会做出危险的事情……Flaky才刚见不久,不过至少可以知道她胆子很小,心地也比较好,大概也没有什么害人的心思……Lammy就更不可能了……她这么喜欢朋友的人要是有不好的想法,那她开茶会的目的……
……等……等一下……?
……茶会上……好像还有一个人……
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漆黑礼帽的绅士坐在不远的地方——大概因为他的本体只是一根微不足道的小黄瓜,我一开始并没有太在意他……现在想起来……他还真是意外的有些高大的样子啊……他的帽檐压得很低,但我还是可以看到他和我一样的碧绿色的短发——只不过他的颜色比我的更深。他的礼帽的阴影刚刚掠过眼睛,是很纯的绿色……怎么说呢……明明很明亮,仿佛盛满了闪着光的星星一般的眼睛……看起来又是那么黑暗……那种要把一切吞噬殆尽的目光……直勾勾地钉在了我身上……真让人不寒而栗……
是因为什么呢……?
话说Petunia和Giggles的地图上……好像没有他呢……
我忍不住回头远远地看了一眼
四个女孩正有说有笑地喝着茶,聊着天……那个绅士依然坐在不远的地方,食指有节奏地轻轻敲打着手杖……那种奇怪的眼神,已经聚焦到了那一桌女孩的身上……
突然想起来,大概是Lammy和我打招呼到邀请我参加茶会的那段时间……他的关注点就从一旁的三个女孩转移到了我身上……
“不……不是吧……”我开始慌张起来,“不会真的要……被杀掉了吧……”
我本想去告知一下她们,让她们警觉一些的……不过我看见Lammy笑着转头冲那个绅士挥了挥手:
“Mr. Pickels!要一起来玩吗!”
被称作Mr. Pickels的绅士微微摇了摇头,视线还是没有一丝一毫要移开的迹象
“诶?那好吧……大家!快喝茶吧!等会儿还有曲奇呢!”Lammy在一丝小小的失落后又重新恢复了她的热情,对Pickels(我想年龄应该不会和我差太多,就不用敬称了)的视线似乎没有发觉,又像是没有在意……
真的……没有关系吗……
算了算了,既然是Lammy认识的人……应该不会打什么危险的主意吧……也许只是对她们的生活感到好奇而已……
虽然说他的眼神真的让人像被监控被敌视一样不好受呢……
“啊啊,又多想了……”我抓了抓两侧的头发,真是想要把那些奇怪的想法揪出来啊……
“快些回去吧……”
但是下午的时候,传来了公园出事的消息
据说现场是Petunia,Giggles和Flaky被肢解的尸体,血喷溅得到处都是,而道具是——桌上的扑克牌……
“这么……恐怖的吗……”想着当时不可思议的残忍场景,我的脑袋一阵一阵地发胀,继而是眩晕,不知道我应该是庆幸离开得早呢,还是后悔没有阻止这一切呢……
“等等!凶手是……?”
“啊,凶手啊……”此时身着警服的Lumpy(之前听说他除了医生之外还有“兼职”?看来是不错了)咬了咬手里的笔杆,显得为难的样子,又像是有些无所谓:“Lammy呗,还能是谁?现场除了她没别人了。”
“可是Lammy她……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她开茶会不就是喜欢朋友吗?那为什么要杀了他们……”
【你以为……你就没有杀过朋友吗……呵呵……】
“什么声音?”我几乎是在一瞬间提高了几个音调,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我的脑子嗡嗡作响,仿佛要炸裂一般
这句话太让人难受了
“啊……什么?”Lumpy有些惊异地看着我,“你听见什么了吗?我怎么没听见?”
“啊,没事……也许是我太紧张……”我胡乱地回应着,耳边似乎仍回荡着那句令人心有余悸的话……
“哈!你紧张什么!不过啊,你是新来的,不习惯也正常……Lammy她也不是初犯了……每次那几个姑娘参加她的茶会都死得很惨呢……逮捕她的时候,她的手上脸上都是血,但是还是一脸惊恐地说‘不是我不可能是我我只是想救她们’,我们怎么可能相信啊……现场只有她一个人,手里有时候还拿着凶器,怎么可能不抓她……”
“但是,她一直也说不是她……既然不是初犯那为什么还要作无谓的伪装呢……”
脑海里都是那个人挥之不去的怪眼神……话已至此……我决定说出来……那个可疑的人……我相信凶手一定是他……
“Lumpy,你有没有注意一位绅士,绿发绿眸,Lammy叫他Mr. Pickels来着……”
“啊啊!你说他啊!我们当然也有怀疑过啊!只是他的行为举止都太诡异了,感觉像是雕塑一直静静地待着一样……诡异到让人抓不出他的把柄……反而还是Lammy嫌疑更大呢……”Lumpy略一停顿,又接着说:“我们有时候也问啊,你说凶手不是你,那是谁呢?她的回答很奇怪啊,‘要坐牢的吧……啊啊,那……那也许……就是我没错了……’像是在为谁开脱一样呢……真是奇怪……啊!我差点忘了,说到坐牢,我还要把Lammy送到监狱里去呢……虽然是不死的世界,还是不可以为所欲为哦!那么下次再聊!”他自顾自地说完,就匆忙地骑上摩托车扬长而去
最后的几句话,怎么像是特意说给我听的……
想多了吧……只是对新人顺口介绍而已……
虽然想起来还是有些可怖……但反正现在闲来无事,我于是来到了监狱的门前……真是……冰冷的构造啊……
我看见警车上下来的Lumpy和戴手铐的Lammy……这种沉重的束缚和她温婉的形象相去甚远……果然还是人不可貌相吗……
她好像在张望着什么呢……
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……简直是倒抽一口凉气啊……那个人,低垂着眼帘,却还是明确地看着监狱的方向,一下又一下地用长长的黑色手杖敲打着地面,只是频率有些偏快,节奏也有些混乱……
是在担心什么吗……
在担心……Lammy吗……
“啧……”他低低地念叨了一句,又像是责怪,又像是抱怨,提起手杖转身离开了
天色再暗一些的时候,我碰到了下班回家的Lumpy
“嘿!你知道吗!这次你说的那个Mr. Pickels他不知道怎么回事,溜进监狱了哦!和Lammy同一间牢房!”他看起来很兴奋,刚看见我就迫不及待地说了一大串
“那你们,没有把他赶出去?或者换一间牢房?Lammy小姐可能……”
“啊这个啊,反正他也是嫌疑人嘛,关一关没什么的。话说他什么事也没做呢,就坐在一边看着Lammy,Lammy好像也开心多了呢……也许是情侣也说不定哦!”Lumpy冲我吐了吐舌头,然后笑了起来
“情侣”吗?这样的话……似乎他的一切举动都可以解释了呢……不喜欢别人靠近Lammy吧……因为这样的理由而残忍地杀戮——即使是不死的小镇……到底是对是错呢……
想起了在战场上的种种……不知道现在看来那时的我杀戮的理由……到底是对是错呢
头又开始疼了
今天经历的够多了
那么先这样吧
(顺便,明天还是换条路好了……)

day 6
醒的很早呢
从公园的另一边绕进去了,却遇见了同样选择这条路的三个女孩
“嗨……你们……还好吗……?”我小心翼翼地问着——毕竟很难想象她们昨天被肢解今天却又完好如初的感受……
“啊!没事了!你看我们这不是好好地站在这里吗!”Giggles平静地笑着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
“你听说了啊……”Petunia微微皱了皱眉,“说实话……昨天还真是……可怕呢……”
“是……是啊……昨天Lammy她……突然就扑过来了……好像我们后面有什么……”Flaky一遍说着一遍环顾四周,不忘死死地抓住她们俩的衣袖
“啊真是,Flaky你不要吓人啊!”两个女孩都有些慌张了,“哪……哪有什么东西啊……!”
这么看来确实是没有注意那个人呢……
如此害怕的话……还是……不要告诉她们了吧
“你们……还是别去Lammy的茶会了吧……”我尽量委婉地劝阻着,毕竟这就好像外人教唆她们要孤立朋友一样啊……
“啊……是呢……等风头过去了再去看看Lammy吧!”Giggles的笑容依然自然灿烂
“你……你们不怕被杀吗?”我对这个回答有些惊愕
不怕死吗?
“啊,当然是要去看看的……”Petunia沉思了一下,“她不可能随便杀人的,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……”
“对啊……Lammy……是我们的朋友……”Flaky躲在两人后面笑了笑,“虽然害怕……但是……她一定不是存心要害我们的……”
我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,真是……羡慕这样的友情啊……能让人抛开一切恐惧的深厚的感情……
我也……曾有过吗……
就这样想着,我低着头向前走,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公园的深处
前面的长椅上有人呢
长长的黑色风衣将他包裹着,大概是……深粉色的短发?或者是偏紫色的——竖起的报纸挡住了他的大半张脸,我并不能看太仔细
他看起来读得很认真的样子,我想,那一定是个冷静又严肃的人吧?
然后……我发现我可能错了……因为我看到了……放在长椅旁边的盲杖……
隐约记得地图上也说……是个盲人?叫Mole来着吧?
我怀着强烈的好奇心不声不响地走到他旁边,想看看他“读报”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,但是映入我眼帘的却只有一副漆黑的墨镜,甚至连表情也无法看清楚……或者说,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吧……
先不说到底能不能看见,光是戴着这样一副墨镜完全是无法阅读的吧?
“嘿……您好……”我小心翼翼地试着打了个招呼,大概是我过来的时候脚步比较轻,他好像还没发现我已经站在他旁边,看起来有些吓到的样子,不过他循着声音转过脸来的时候表情似乎仍是波澜不惊的呢
“您好,”他微微偏了一下头,大概是想知道我是否在这个方向,“您的声音很陌生,是新来的吗?”
“啊,是!”我急忙答应,“请多指教!”按照新人的惯例,我本应该是主动伸出手或者是鞠躬的吧?但是想想他也看不见,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,无法看见的礼节还是算了吧?
Mole重新把头埋进了新闻里
“那个……我想问问……”我尽量使自己的提问不要太突兀,以免冒犯到他,“您是真的……看不见吗?”
“那是当然啊。”他重新转向了我声音传来的方向,缓缓地摘下了墨镜,“你看我的眼睛,像是看得见的吗?”
“呃……对不……”我想他一定是生气了,正准备道歉,但是当我的视线移到他眼睛上的那一刻……不得不说,我震惊了——也许是被震撼到了——我本以为盲人的眼睛像是被拉上了窗帘的窗,眼前总罩着一层灰蒙蒙的雾,怎么也拨不开……但是Mole的眼睛是蓝色的,不深不浓的蓝色,清澈的蓝色,像是宁静深邃的湖水,又像是清冷透亮的坚冰——要不是那聚焦在虚空中寻找不到目标的眼神,我几乎要以为这是一双正常人的眼睛了……
我不经意间注意到,他的眼角旁有一颗小痣,但是这却并不是什么败笔,反而衬得他的脸越发……嗯……清秀?虽然一般是用来形容女性的词语,但我想也许只有这个词能够勉强描述了吧……
话说他……明明拥有一双如此美丽清澈的眼睛,却不见世事,还得把它们常年藏在黑色镜幕之后……不是……有些可惜吗……
沉默地僵持了一会儿之后,Mole重新戴上了墨镜,但是我的疑问仍没有解决……可是再问的话,大概会被讨厌的吧……
“你的重点不是在于‘冒犯’的吧。”Mole抖了抖报纸,“你其实是奇怪,一个盲人是怎么看报纸的吧?”
“啊,是的……抱歉,我只是好奇……”
“没关系,很多人都问过我类似的问题……但是我觉得,只要用‘心’的话,‘看见’是没有问题的,并不是只有‘眼睛’才有‘看见’的权利……”他说着将报纸翻过了一页
“真是……哲学又有趣的人……”我这样想着,不禁笑了笑。看他读得这么认真,我还是不打扰他了,于是我顺着小路继续向前走去。
还没过一会儿,我看见路的那头有人慢慢地接近过来。稍微走近之后,我看见他穿着一身咖啡色的双排纽扣风衣,戴着一顶镶着一圈深棕色纹理的帽子,还时不时捏住帽沿向下压一下,像是要刻意遮住眼睛。他似乎有着深色的短发,擦得黑亮的皮鞋有节奏地踏在地上,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
看起来也是个很严谨的人呢……我想,不过不知道他这身打扮是要去干什么呢
“喂!”我被突如其来的一声打断了思路,正条件反射地准备反击,才发现那个人已经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我旁边,他只是右手搭上了我的肩膀叫住了我而已
“嘿,新来的吧!怎么?这就被我吓到了?”他把头扬起了一些,虽然帽沿和略长的刘海有些遮挡,但我还是可以看见他赤红的眼瞳和咧开的嘴角……哈?这家伙,一副自得的样子,居然在嘲笑我吗?
“我才不是被你吓到!”我有些生气地推开他的手——毕竟我可不喜欢类似这样的“玩笑”——“我是在想事情分散了注意力!刚刚的防备是在战场上待久了形成的自然反应!鬼才会被你这样简单的行为吓到啊!”
“好好好,别激动,开个玩笑而已。”虽然是这么说着,但是他嘴角勾起的弧度却没有削减。大概是看我眼睛里仍有敌意,他稍稍收敛了一点,转换了话题:“哎,新来的,你知道Mole在哪里吗?”提起Mole这个名字,他的笑容倒是越发得猖狂了
“我叫Flippy,我有名字的。”我有些不悦地回答他,“Mole在哪里我不知道,你自己去找吧。”这个回答,现在看来倒是多少有点故意整他的滋味呢
“啊,啧,那好吧,再见新来……咳,我是说Flippy。顺便,我的名字是Rat。”他自顾自地说完这些话,就朝我挥挥手走远了
“哈,算你走运了,走的方向是对的。”我本想离开,突然一想,Rat找Mole有什么目的呢?如果Rat不是什么好人的话,Mole身为一个盲人大概也不好招架的吧?如果出了什么事情就糟了……我开始害怕起来,早知道刚刚就干脆指一条错误的路线了……于是我又调转方向往来的路上赶去
“希望来得及……希望别出什么事……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脑子里很乱,眼前似乎出现了什么似曾相识的场面……
血,眼前全都是血,鲜血覆满了整个世界,两张血肉模糊的脸,散落各处的不知名的碎片,双手温暖的猩红与冰冷的利器……
这些都是什么?
【你不记得了吗……?】
【都是因为你……】
【都是因为你……】
“闭嘴!你到底是什么人!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!”又是那个声音,那次和Lumpy交谈时出现过的声音,我简直像疯了一样地大叫起来,希望能把这该死的恶魔般的声音从我的脑海里驱逐出去……但是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,四周只有宁静的小路和倒在地上头痛欲裂的我而已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
“啊!不好!要赶快去Mole那边!”我用最快的速度爬起来,昏昏沉沉地向前跑去
我……我想……救人……
现在回忆起来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这个想法如此的强烈……和今天突然出现的恐怖的片段有什么关系吗?
按理说……当了这么多年军人,我应该是对这样的场面见怪不怪了……但是当时的场面,我敢说是我记忆里最恐怖的一幕了……到底……有什么不一样的呢……?
不过当时的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,我只是迷迷糊糊地向前跑,最后,我的视线里终于出现了两个逐渐清晰的人影
虽然说心急火燎地找到了他们,但是……他们好像并没有产生什么冲突的样子?为了不产生误会,我决定先躲起来观察一下情况
“喂,Mole,你还是那么嚣张啊!”Rat环抱双臂站在读报的Mole面前,以更为“嚣张”的语气质问着,随后呲牙一笑:“我在跟你说话呢,你好歹也好好听听吧?”
Mole没有任何反应,仍然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看着报纸
“喂喂喂!”Rat表现得有些不耐烦了,“喂喂!我说话呢!你能不能理一下我?给点反应啥的?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我说,你看看我行不?”
“……你好吵……”Mole皱了皱眉,平静地翻过一页报纸
“喂!你平时是这样没礼貌的人吗!你跟其他人说话怎么都那么耐心的!认真听我说一下会死吗?报纸有那么好看?”Rat气急败坏地去抢Mole的报纸,但是Mole抢先一步把叠得整整齐齐的报纸端端正正地放在了自己的腿上
“……你想干嘛……”Mole终于看向了Rat的方向,语气里有一丝无奈,“……你打乱我的计划了……”
“OKOK,我不跟你废话太长时间行了吧?”Rat有些不高兴地哼了一声,“只有我跟你说话是浪费时间吗?真是的……”
“请你切入正题。”
“好的好的,切入正题。”Rat的嘴角又开始渐渐扬起了,“话说,你也要去城里当间谍了是吧?还是跟我一起去?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行不行啊?到时候可别给我拖后腿哦?”
什……什么?Mole要去当间谍了吗?一个盲人……这样真的没有危险吗?虽然感觉Mole应该不是平常人,但是还是不免有些吃惊和担心……
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Mole的语气似乎加重了呢,“如果你只是单纯来质疑我的,请你立刻离开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没有,咱们可是老交情了,我就随便说说嘛——不过,间谍的工作要求可是很高的哦?很少有人能胜任……哎别激动,放下你的盲杖!我自然是对你有信心了,虽然说按目前情况来看,还有两个名额,咱们肯定是组队了。不过要是真的要打的话,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啊?以及,我也不会去救你的哦哈哈哈哈哈哈!毕竟……”他说到这里,眼神突然严肃了起来,“间谍的原则,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?”
“当然。”Mole把报纸放在长椅上,站起身来,“若为敌人,我亦如此。”虽然看不见他的眼神,但是我听得出他话语里的坚定……还有一点……别的情感……
“考虑清楚了?”
“是的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这才是我认识的你啊!”Rat仰头大笑,“那么,收拾好行李,几天后见!”他扬长而去,Mole朝他离开的方向愣了一会,便重新坐下,展开了报纸
看起来是没有什么事情了,我也庆幸着离开。只是,间谍的事情,莫名还是有些在意呢,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大事……“几天后见”,难道他们这么快就要走了吗?不知道其他人是否知道呢……不过,在彻底弄清楚之前,还是先不要乱说了……祝他们好运吧……
话说Rat和Mole这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居然会是“老朋友”,真令人意外……
不过话说回来,今天好或者不好,令人奇怪的事情都够多了……
还是好好珍惜现在吧……好好……活着……
明天试着去更远的地方吧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有意见或建议的话欢迎来和我讨论哇_(:з」∠)_

Flippy的日记 2

强势拖稿
终于考完了来嗨一嗨,然鹅明天还要上学接受审判(◐‿◑)
ooc有,cp大概有洁微洁和战争组……吧
那么我不废话了x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day 3
今天醒得倒是很早,果然是昨天休息好了的缘故吧……?
天还没有大亮,只是刚刚清晨而已,已经好久没有认真享受过这样的宁静了……
本来想着大家应该都还没完全清醒,暂时也就没什么“拜访”的打算,不过我还是准备出门欣赏一下这里的风光,顺便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上什么朋友
没想到啊,刚开门,才走了没几步,我就在花坛边看见了两个女孩子
“嘿!早啊!你是新来的Flippy吧!”粉色短发的姑娘看着我笑,头上系了一个大红的蝴蝶结。旁边盯着花的女孩也转过头,蓝色的长发上别了一朵红色的小花,清澈的蓝色眼眸一直在上下打量着我,让我有点不自在
是因为什么呢……
“哈哈,忘了跟你自我介绍了!”短发的女孩打破了沉默,“我是Giggles,旁边的这位是Petunia,她很喜欢花的哦!”
“啊啊……是这样……所以你们才要早早起来散步吗……”我试图搭上她们的话题,好让我显得不那么尴尬
“嗯,是啊,这个时候没有其它的东西干扰,看花闻花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……”名为Petunia的女孩终于开口了,“你闻,现在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花和露水的味道,过一会就没有了。”
本来只是想配合一下,我深吸一口气,居然真的问到了淡淡的清新的味道
原来我这个闻惯了炮火硝烟味的人还有机会问到这样的味道啊……真令人惊喜……
“啊,对了,我上次订做的裙子还没有拿呢……”Giggles有些为难地歪了一下头,“抱歉没有办法陪你多聊一会儿了……握个手再走吧!以后大家就都是好朋友了!”她尤为自然地伸出了手
嗯……女生……都这么自来熟的吗……虽然有些不好意思,但是出于礼节,我还是试着和她握了手。Petunia看了看我有些僵硬的手,犹豫了一下,却也还是握了……然后……她拿出了清洁剂……
“呃……?”我开始感到犯难了,是因为这双沾过鲜血的手……被讨厌了吗……
“啊,刚刚忘记说了!Petunia她有洁癖的,很严重,所以随时带着清洁剂之类的……你看她脖子上的小松树项链也是……其实你已经算好的了,要是真正脏的东西的话她可是会发疯的哦……”Giggles倒是很及时地打了圆场,“你看!我身为她的好朋友,当然要达到她的高标准啦!真令人苦恼对吧哈哈哈哈哈哈……!”
虽然说着“苦恼”,但我却看不到她脸上的快乐有一丝一毫的消减,反而像是说着什么令人骄傲的事情一样,从语气里迸发出更多的欣喜和自豪……也许这就是朋友之间心甘情愿的包容和妥协吧……
清洗过双手后,Petunia看了我一眼:“抱歉……刚刚没有来得及解释,让你误会了……不过,衣物最好还是要每天洗几次,不然会有细菌……”
“好了啦Petunia,你对卫生方面的要求不用这么高啦!”Giggles笑着把她拉走了,“那么下次见咯!”
“嗯……那么……祝你开心……和干净……”大概是觉得自己刚刚贸然的举动有些失礼,Petunia回头补上了这一句,就和Giggles走远了
说实在的,我很庆幸前不久刚洗过衣服
如果真的是很脏的话……按照“诅咒”和刚刚Giggles所说的“发疯”来说……她遇到那样的情况……是会死掉的吧……
也许,只是稍微偏执一点而已?
还是少想一些诅咒的事情吧……
不过……她所说的“干净”……是不是也关于我一直无法释怀的过去呢……
不……不会的……她大概只知道我是个退伍的军人……又不知道我以前到底如何……怎么可能会有这方面的意思呢……
果然还是别多想了
就目前来说,大家都很……嗯……友好……
期待明天与新朋友的见面。

day 4
做噩梦了
昨天晚上——或者是今天的凌晨
是因为在日记上写下了“新朋友”的缘故吗……两个模糊的影子,喊着我的名字,一遍又一遍地叫喊着“队长”,呼唤着“朋友”,带着哭泣似的颤抖而又飘渺的声音质问着“为什么要杀了我们”……
我感到有些熟悉,却又无法完全想起,只能意识到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——至少是曾经来说“重要”的东西……
“你们是谁?”我尽力地喊出声,妄图压过耳边划过的尖锐的爆鸣声,“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话音未落,两个影子像打破了平静的水面似地抖动起来,随着被爆裂声拆散的零落的话音一点点被撕扯成碎片,直到已经不成型的灰黑色和着最后一声呜咽被猩红色的火光吞没,无影无踪
“喂!”我竭尽全力伸出手,虽然意识到这不过是徒劳,却还是侥幸地妄想一试
我似乎触到了那团已经化为虚无的东西……回过神来的时候,眼前却只有高高举起试图抓住什么的手和离我尚远的天花板
“啧……”我愣了好一会儿,终于将手恍惚地放了下来,情不自禁地抚上额头
在这个梦中……虽然视线很模糊……但感受却是清晰的,以至于我现在把它写下来的时候仍是历历在目,心有余悸……真让人背脊发凉……
并不是因为诡异的场面和怪异的对话……我之所以觉得……恐怖……是因为……
因为“熟悉”啊……
难道说……我之前真的有做过这样的事吗……将杀戮和朋友联系起来的事……
……呃……越想难受了……今天还是好好休息一天好了……
下午的时候,Giggles和Petunia过来了,她们给了我一张地图,是画着所有人的住址和简单肖像的地图,她们说这样可以让我比较快地适应这里。我很感激,毕竟刚刚认识就能考虑这么多,一定是很善良的人吧……做这个大概也要花不少时间……
但是她们说没事,其他人来的时候她们也画过,已经很熟练了,而且两个人一起效率也不低,反而很方便
临走之前她们说感觉我脸色不太好……让我不要太在意关于镇子的奇怪传闻……并希望我好好休息……回归正常的生活……
……被诅咒笼罩着……也依然可以有帮助他人心态吗……我本以为大家应该是不闻窗外事的……现在看来我倒是要嘲笑自己“心胸狭窄”了呢……虽然说“正常”的生活……我已经好久没有体会到了呢……
但总而言之,她们的来访让我今天稍微好受一点了。晚上大致看了一下地图,明天还是不刻意拜访了,先去公园里面逛一圈吧,也许会遇见朋……其他人也说不定……
(还是……不要轻易说出那个词了吧……)
那么,晚安
希望……今夜好梦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短短的,心虚x然鹅写得并不怎么好还莫名尬x以后的cp可能开始向冷的方面去了x本性暴露x_(:з」∠)_

Flippy的日记 1

注意事项【bushi】
虽然说感觉没什么人会看……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一下这几点x
1,非常重要的一点,这里在写完前两段后发给了三个人【有一定了解但未入坑】,其中玩过的都说像第五人格,但是问题是这里根本没有碰过第五人格,连别人玩的视频也没看过的那种。后来了解了一下【大概】重复的元素,比如说有点阴沉的氛围和日记体,不过一来我是觉得这种元素其他作品里也有,使用的比较多,二来如果非要避嫌我必须全部翻篇重写。emmmm不太能接受这种为了一个没犯的错误买单的感觉?后来又发了几个人,说可以看出是我的原创,所以我决定就这样了。D5玩家觉得不舒服就不要看了【←没有恶意】
2,以Flippy为中心的HTF游记【什么】原本想画出来,然而画技没有想象中的好就以文的形式发出来。虽然第一次码文文笔也不怎么样就是了orz
3,关于cp,百分百觉军,大概有战争组的穿插,还有一些cp就很迷了因为这里专嗑冷CP就满足一下自己的恶趣味【?】
觉/军all或者all觉军你们自己各取所需吧尽量每个角色都写一点点x但是这里雷区比较清奇,目前军和女孩子的cp只接受军微友情向,雷军刺,不过会有刺刺出场。
4,ooc严重剧情很清奇文笔烂一批心中还没有abcd数……如果这都能接受那么非常感谢您orz
好了废话这么多其实正文并不长【你!】,就把前两天的发出来试一下水x希望你们看得不难受。
那就开始好了_(:з」∠)_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day 1
今天退伍了
本来是没有写日记的习惯的,但是因为现在复杂的情感无人诉说,所以选择了依赖于日记本……
……很蠢对吧……?
退役的理由也没有多么明智,大家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,大概含糊地说我不能再上战场了之类的……胡说什么呢……虽然在那场战斗中受了比较严重的伤,但我还远没有到必须回家歇着的程度……摆明了就是不想再看见我了吧……可是……我还想再战啊……我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……
结局已经定了,没有什么挽回的可能了
大家告诉我说,有个叫HTF的小镇,很适合现在的我去……他们的眼神很奇怪……
什么叫“现在的我”呢?我和原来有什么不一样吗?
容不得我思考了,我被他们推上了长途大巴,车启动了,他们越来越模糊的脸上似乎有种松了口气的表情,如释重负一般
果然是被讨厌了吗?
我总觉得,人群中少了两个我本应该熟悉的面容,是和他们有关吗……?
据说去HTF的路很远很颠簸,车上也就我一个“被迫”退伍的……流浪者?毕竟要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了呢……
脑子里乱七八糟的,我的头有些晕,果然在车上写东西不太好吧……索性把那些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飘渺面容拨散,好好休息一下吧……
那么今天先这样了。

day 2
醒来的时候,还没有到达目的地。我没有戴表,但是从太阳升起的高度看,应该是第二天天刚亮不久
这么长时间了吗,车中途有没有停过?
为何我睡了这么长时间呢,明明并不是那么疲惫……
正当我想着的时候,车突然停下了,刷地一下急刹车,我不由得扶住了椅背
“搞什么啊……诶?……到了吗?”
眼前的景象出乎意料的美丽和谐,反倒让我灰蒙蒙的心对自己的新居有了一丝期待
车没有要开动的意思,看来就是这里了
我跳下车
“看起来是到了啊,谢谢您。”
我转向驾驶室的方向,想感谢一下两天辛苦工作将我平安送达的司机,却没有看到人
挡住了吗……
我向前挪了挪,车突然加速,夹带着路上几乎飞起的石子的碰撞声和即将散架的零件声的抗议声,一路向悬崖驶去。我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惊讶和警告声,它就从我的眼前消失了,许久之后,我听见远处很深的地方传来了微弱而沉闷的声响
……我感到有些不安了,也许这个镇子根本就不是表面这样和平安详,毕竟送我来的车都那么……疯狂……不正常……随便什么都好吧……
硬要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,但此时我已经无路可退了,只好硬着头皮踏进了镇子
远处有一个人,蓝色的头发,他转过头,大概是看到我了。什么金色的东西反射着阳光,有些晃眼,我一时只能听见他的声音——
“嘿——你是——新来的吗——?”
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,估摸着那反射的光现在应该不会那么耀眼了,我扭过头认真地打量了一下他
确实是蓝色的头发,但还有两缕对称的金色,耳环是朝向相反的两只同样金光闪闪的鹿角——刚刚的光应该就是它们反射过来的吧……
“嘿!你看什么呢!”蓝发的人把手搭在我的肩上,友好地笑了起来
“初次见面,我叫Lumpy,如你所见,是麋鹿哦!请问你是……”
“我是……Flippy,一个退伍的军人……”说到这里,我想起了再也不能体验到的战场的生活,不禁有些伤感,不过,我为何隐约又觉得这是好事……身为一个不再是军人的军人,很矛盾呢……
“啊新朋友,欢迎欢迎!”Lumpy很热情的样子,“你很累了吧,先去安顿好,然后慢慢学着和大家和谐相处吧!”
“……嗯……好的……对了,请问您是镇长吗……?”
“并不是哦,这个镇上啊没有领导人什么的,大家都按自己的方式生活,很快乐的!”大概是看我表情不太对,他开始谈到其他的话题了……对于一个受惯了部队严格纪律要求的人来说,突如其来的自由确实会令人感动奇怪和不安吧……
“如你所见,我还是一名医生哦!”回过神来,Lumpy正张开双臂展示着他的白大褂
虽然这样说不太好……但是为什么让人有种……呃……不太靠得住的感觉呢……
“啊,不知不觉又说了这么多,耽误你了吧,快去你的新家吧……此外……”
“嗯?”
“你应该知道这个镇子的……诅咒吧……”
“什么?什么诅咒?从来没人和我说过!”我不免有些惊慌了,眼前似乎浮现出我掉下山崖惨死的画面……
“啊,这样吗……是被逼着来的呀……”Lumpy的笑容变得有些阴沉了,“这个镇子上的人,经常会因为一些小事惨死哦……不过,会复活的!习惯了其实就能接受了哈哈!”他的笑容又恢复到了初次见面时的友善,挥了挥手,“那么,好好享受你的新生活吧!再见!”
“……再见……”
所以说,是因为这个才叫我来的吗……
我的手虽然不算干净,但是至少沾上的都是敌人的鲜血啊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……而且我从来没有把队友……
诶?
我的队友,一直以来是谁来着?
……算了,不想这么多了,今天的事已经够我思索的了……还是不要自讨没趣的好……
虽然这样说,但还是不免想着,如果所谓的诅咒是真的的话……不死真的是一件好事吗……?哪怕是可以重生……可是就算是这样……死亡真的是可以习惯到坦然面对的一件事吗……
等我收拾好东西,天已经暗了
又过了一天呢……
那么,明天开始试着拜访其他人吧
所以今天早点休息,那么先到这里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就先试试水?感谢不嫌弃的小伙伴_(:з」∠)_后面还会发的_(:з」∠)_