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明的凌榕

混v家、aph、盗笔等坑,肝阴阳师刀男暖暖等骗氪游戏x最近沉迷HTF无法自拔x欢迎dalao勾搭我这只小渣渣_(:з」∠)_

Flippy的日记 1

注意事项【bushi】
虽然说感觉没什么人会看……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一下这几点x
1,非常重要的一点,这里在写完前两段后发给了三个人【有一定了解但未入坑】,其中玩过的都说像第五人格,但是问题是这里根本没有碰过第五人格,连别人玩的视频也没看过的那种。后来了解了一下【大概】重复的元素,比如说有点阴沉的氛围和日记体,不过一来我是觉得这种元素其他作品里也有,使用的比较多,二来如果非要避嫌我必须全部翻篇重写。emmmm不太能接受这种为了一个没犯的错误买单的感觉?后来又发了几个人,说可以看出是我的原创,所以我决定就这样了。D5玩家觉得不舒服就不要看了【←没有恶意】
2,以Flippy为中心的HTF游记【什么】原本想画出来,然而画技没有想象中的好就以文的形式发出来。虽然第一次码文文笔也不怎么样就是了orz
3,关于cp,百分百觉军,大概有战争组的穿插,还有一些cp就很迷了因为这里专嗑冷CP就满足一下自己的恶趣味【?】
觉/军all或者all觉军你们自己各取所需吧尽量每个角色都写一点点x但是这里雷区比较清奇,目前军和女孩子的cp只接受军微友情向,雷军刺,不过会有刺刺出场。
4,ooc严重剧情很清奇文笔烂一批心中还没有abcd数……如果这都能接受那么非常感谢您orz
好了废话这么多其实正文并不长【你!】,就把前两天的发出来试一下水x希望你们看得不难受。
那就开始好了_(:з」∠)_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day 1
今天退伍了
本来是没有写日记的习惯的,但是因为现在复杂的情感无人诉说,所以选择了依赖于日记本……
……很蠢对吧……?
退役的理由也没有多么明智,大家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,大概含糊地说我不能再上战场了之类的……胡说什么呢……虽然在那场战斗中受了比较严重的伤,但我还远没有到必须回家歇着的程度……摆明了就是不想再看见我了吧……可是……我还想再战啊……我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……
结局已经定了,没有什么挽回的可能了
大家告诉我说,有个叫HTF的小镇,很适合现在的我去……他们的眼神很奇怪……
什么叫“现在的我”呢?我和原来有什么不一样吗?
容不得我思考了,我被他们推上了长途大巴,车启动了,他们越来越模糊的脸上似乎有种松了口气的表情,如释重负一般
果然是被讨厌了吗?
我总觉得,人群中少了两个我本应该熟悉的面容,是和他们有关吗……?
据说去HTF的路很远很颠簸,车上也就我一个“被迫”退伍的……流浪者?毕竟要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了呢……
脑子里乱七八糟的,我的头有些晕,果然在车上写东西不太好吧……索性把那些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飘渺面容拨散,好好休息一下吧……
那么今天先这样了。

day 2
醒来的时候,还没有到达目的地。我没有戴表,但是从太阳升起的高度看,应该是第二天天刚亮不久
这么长时间了吗,车中途有没有停过?
为何我睡了这么长时间呢,明明并不是那么疲惫……
正当我想着的时候,车突然停下了,刷地一下急刹车,我不由得扶住了椅背
“搞什么啊……诶?……到了吗?”
眼前的景象出乎意料的美丽和谐,反倒让我灰蒙蒙的心对自己的新居有了一丝期待
车没有要开动的意思,看来就是这里了
我跳下车
“看起来是到了啊,谢谢您。”
我转向驾驶室的方向,想感谢一下两天辛苦工作将我平安送达的司机,却没有看到人
挡住了吗……
我向前挪了挪,车突然加速,夹带着路上几乎飞起的石子的碰撞声和即将散架的零件声的抗议声,一路向悬崖驶去。我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惊讶和警告声,它就从我的眼前消失了,许久之后,我听见远处很深的地方传来了微弱而沉闷的声响
……我感到有些不安了,也许这个镇子根本就不是表面这样和平安详,毕竟送我来的车都那么……疯狂……不正常……随便什么都好吧……
硬要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,但此时我已经无路可退了,只好硬着头皮踏进了镇子
远处有一个人,蓝色的头发,他转过头,大概是看到我了。什么金色的东西反射着阳光,有些晃眼,我一时只能听见他的声音——
“嘿——你是——新来的吗——?”
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,估摸着那反射的光现在应该不会那么耀眼了,我扭过头认真地打量了一下他
确实是蓝色的头发,但还有两缕对称的金色,耳环是朝向相反的两只同样金光闪闪的鹿角——刚刚的光应该就是它们反射过来的吧……
“嘿!你看什么呢!”蓝发的人把手搭在我的肩上,友好地笑了起来
“初次见面,我叫Lumpy,如你所见,是麋鹿哦!请问你是……”
“我是……Flippy,一个退伍的军人……”说到这里,我想起了再也不能体验到的战场的生活,不禁有些伤感,不过,我为何隐约又觉得这是好事……身为一个不再是军人的军人,很矛盾呢……
“啊新朋友,欢迎欢迎!”Lumpy很热情的样子,“你很累了吧,先去安顿好,然后慢慢学着和大家和谐相处吧!”
“……嗯……好的……对了,请问您是镇长吗……?”
“并不是哦,这个镇上啊没有领导人什么的,大家都按自己的方式生活,很快乐的!”大概是看我表情不太对,他开始谈到其他的话题了……对于一个受惯了部队严格纪律要求的人来说,突如其来的自由确实会令人感动奇怪和不安吧……
“如你所见,我还是一名医生哦!”回过神来,Lumpy正张开双臂展示着他的白大褂
虽然这样说不太好……但是为什么让人有种……呃……不太靠得住的感觉呢……
“啊,不知不觉又说了这么多,耽误你了吧,快去你的新家吧……此外……”
“嗯?”
“你应该知道这个镇子的……诅咒吧……”
“什么?什么诅咒?从来没人和我说过!”我不免有些惊慌了,眼前似乎浮现出我掉下山崖惨死的画面……
“啊,这样吗……是被逼着来的呀……”Lumpy的笑容变得有些阴沉了,“这个镇子上的人,经常会因为一些小事惨死哦……不过,会复活的!习惯了其实就能接受了哈哈!”他的笑容又恢复到了初次见面时的友善,挥了挥手,“那么,好好享受你的新生活吧!再见!”
“……再见……”
所以说,是因为这个才叫我来的吗……
我的手虽然不算干净,但是至少沾上的都是敌人的鲜血啊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……而且我从来没有把队友……
诶?
我的队友,一直以来是谁来着?
……算了,不想这么多了,今天的事已经够我思索的了……还是不要自讨没趣的好……
虽然这样说,但还是不免想着,如果所谓的诅咒是真的的话……不死真的是一件好事吗……?哪怕是可以重生……可是就算是这样……死亡真的是可以习惯到坦然面对的一件事吗……
等我收拾好东西,天已经暗了
又过了一天呢……
那么,明天开始试着拜访其他人吧
所以今天早点休息,那么先到这里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就先试试水?感谢不嫌弃的小伙伴_(:з」∠)_后面还会发的_(:з」∠)_